Archive

Tag Archives: China


闊別差不多兩年,萬萬意想不到又莫名地瘋狂起來,也許正因為這七個月從未離開過香港,對我來說真的很奇怪。今年下半年想不到竟可以過得這樣快,總的來說在熱血沸騰中渡過,再想起旅行已經快冬天了。雖然老早已決定和老友們明年一月到日本去滑雪,但好像還欠自己一個旅行,所以離去日本之前三星期去北京熱一下身。:)

兩年前的技術,現在應該有點進步吧!! 😉

世上荒謬的事層出不窮。

「依!你老豆係男人?」
「依!乜伯母都係女人,咁啱嘅!」

china-card

為了避免有旅行去不成的風險,雖然小弟的回鄉咭明年一月才到期,還是趁著空檔趕緊辦理回鄉咭續証。轉眼十年,那張舊確實滿載不少回憶。十年換証一次事實上正好是中央賞賜三省吾身之機會。何以見得呢?假你父親是民主之父、母親是民主之母。十年過去,不幸地兩親掛了埋單了,你便大可以名正言順洗心革面做人,不用再背負上一代的包袱。正所謂禍不及妻兒,聰明人還少開罪大大為妙,父母子女欄可謂別出心裁!當然如果令尊長命百歲,還是用特區護照到139個免簽證國玩好了。不過中國是需要簽證的,很吊詭吧!

其實所謂國土、疆界、一紙護照簽證本來就很荒謬的事。大家生於同一個地球呼吸同一口空氣,同樣分享地球資源無分你我,我喜歡從這裡走到那裡又何干?如果我踏入你的領土是違法,那你放屁我嗅也一樣是違法。最好大家以後不再呼吸好了。再者,沒有這些規範不就沒有掙奪土地,什麼獨立自治不自治的問題。

總而言之,要回大陸除了偷渡,還得靠回鄉咭。



十餐蕃茄炒蛋, originally uploaded by hochit.

若果你問什麼是中國的地道名菜,所有中國人可能都食過的,不要說是宮爆雞丁、麻婆豆腐之類,我敢肯定一定是蕃茄炒蛋。在落後的山區能食得到,到大飯店也吃得到。屈指一算我們在雲南已經吃了十餐的蕃茄炒蛋,真是一項驚人的紀錄。不過現在還想吃!



撒達拇, originally uploaded by hochit.

不是我幫他改的名字,他的朋友都叫他「撒達拇」,再跟我們說他是恐怖份子。他喜歡拉著我們拍照,最初我還以為他來討錢。其實沒有什麼,果然人不可以貌相。



納西族的牽馬男孩, originally uploaded by hochit.

他年紀比其他的牽馬阿姨差很多,今年讀高中二,所以和我們談話也比較多。喜歡足球,穿的是十號球衣(是在高原上踢呀!)。難怪我們騎馬從上二千海拔,他們都是走路的卻一點都不累。我問他的夢想,我說想上麗江的旅遊大學,在麗江應該算是很理想的事業。我跟他要了地,以後還會聯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