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Tag Archives: Life

The last few words from Steve Jobs in the interview of D5 conference also with Bill Gates, is so touching.

Don’t know what will it be felt when someone after so many years of work, experienced and achieved so much. I think it won’t have such big start again for IT industry to have same bright pioneers as Steve Jobs and Bill Gates. But it’s true for anyone when looking back, a lot of memories.

You and I have memories longer than the road that stretches out ahead.

假如你是從事IT的,你應該會發現像Web2.0一樣,現在什麼東西背後都喜歡加個2.0,好像不用介紹也感到一定會很好,效能也強很多。

不如我們大家都在名字後面加一個2.0,大家一起變強、變勁、變帥、變美!

變態…

人們從來都認為植物是沒有感情、不會思考的。然而近幾十年來,許多科學家卻用實驗證明,植物不僅有感覺,而且還有可能擁有感情、記憶,會交際,甚至擁有自 己獨特的語言。因此,近年甚至興起了一門新學科 植物心理學。不少科學家正在探索植物身上的不解之謎。
植物能體會人的感情

1966 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專家巴克斯特開創了研究植物感情的先河。他將一部改裝的記錄測量儀與植物相連,然後用火把葉子燒焦。他再次劃燃火柴的一瞬間,儀器上的 指針出現了明顯變化。當他手持火柴走近植物時,記錄儀的指針開始劇烈擺動,顯然植物對此很恐懼。更有趣的是,當巴克斯特多次重複這種行動,卻又不再真正燒 植物後,植物感覺到這只是不會付諸實踐的威脅,慢慢不再害怕,最後再使用同樣的方法便不能使植物感到恐懼了。

前蘇聯學者維克多普甚金進一步 發現,植物還能夠體察人的感情和感覺,作出相應的反應。他讓試驗者把手放在植物葉子上,然後對試驗者進行催眠,並講述悲傷或者高興的事情,使之情緒發生各 種變化。結果維克多發現,植物與試驗者產生了類似的反應:當試驗者高興時,植物會豎起葉子,舞動花瓣;當試驗者感到悲傷時,植物也會沮喪地垂下葉子。

對 這一系列神奇的現象,一些科學家解釋說,這是因為植物與動物一樣也有感情,並且這種感情都是以體內的化學反應為基礎的,當植物受到刺激後,體內會產生許多 電信號,從而發生相應的化學反應,導致植物對刺激作出應答。但是,也有科學家認為,從植物解剖學的角度來看,植物中根本不存在任何神經組織,因此不會有感 情。關於“植物有沒有感情”這個問題,目前仍然存在著很大的爭論。

植物記憶大約能保持13天

法國的生物學家們 做了這樣一個實驗。當有兩片嫩葉的幼苗剛剛破土時,科學家們拿針刺了幾下其中的一片幼葉,在幾分鐘後科學家們把兩片嫩葉全部切除,再讓它們繼續生長。結 果,沒受針刺的一邊萌發的芽生長很旺盛,而受過針刺一邊的芽生長明顯較慢。這說明,植物已經記住,受過針刺的一邊蘊藏著危險。科學家又經過多次實驗,發現 植物的記憶力大約能保留13天。

科學家們解釋說,植物沒有動物那樣的神經系統,它們的記憶可能是依賴離子滲透補充實現的。

柳樹會給鄰居通風報信

美國華盛頓大學的戴維羅茲發現,當柳樹被毛蟲襲擊時,不但被咬的柳樹會產生抵抗物質,而且3米外沒有被咬的柳樹也會產生抵抗物質。植物竟然能夠互通 消息。科學家研究發現,當柳樹受到襲擊時,會產生一些揮發性的化學物質,這些物質在空氣中四處散發,從而給別的樹通風報信。

今 年4月,意大利都靈大學的生物學家們也公佈了一項類似的研究成果:實驗中,當草感覺到害蟲在吞噬其葉子時,會發出一種類似於薰衣草的氣味。這種氣味不但能 向周圍夥伴發出警告,還能散發到空氣中吸引黃蜂的到來,而黃蜂正是這種食草害蟲的天敵。科學家們在對生長在拉美一帶的豆類、玉米、酸果蔓及其他一些植物的 研究中也發現了類似的現象。

植物可能還有語言

20世紀70年代,一位澳大利亞科學家發現植物遇到嚴重乾旱時會 發出“卡嗒卡嗒”的聲音。後來,英國和日本的科學家通過特製的“植物活性翻譯機”發現,不同植物在不同情況下的確能發出各種不同的聲音:有些植物的聲音會 隨光線的明暗變化而變化,當植物在黑暗中突然受到強光照射時,會發出類似驚訝的聲音;當植物遇到變天颳風或缺水時,會發出低沉、混亂的聲音,彷彿表示它們 正在受到某種痛苦。有科學家認為,如果對植物語言進行深入研究,也許在今後我們可以通過與植物進行“對話”,來瞭解植物的健康狀況,甚至可以就施甚麼肥 料、怎麼施,“徵求”植物自己的意見。